聯系方式

電   話:  025-85552818     


E-mail: [email protected] 

   

網   址:  Http://www.piqgiu.live 

 

地   址:  江蘇省南京市和燕路251號金港大廈11F

展會新聞 ? 改革世衛組織須下猛藥——專家認為其無法提供全面的緊急公共衛生響應

改革世衛組織須下猛藥——專家認為其無法提供全面的緊急公共衛生響應

5月召開的世界衛生大會駁回了增加成員國會費的提議。  

目前,世界衛生組織(WHO)仍在為終結西非埃博拉疫情奮戰。但隨著許多人批評該組織對這場危機反應遲緩,另一場“戰爭”也在悄然興起——WHO未來的角色應是什么?

  近日,一個獨立專家小組遞交了一份針對WHO績效的措辭嚴厲的評估報告,并建議進行廣泛的改革,比如給予其更多經費以及設立專門的半獨立急救中心,以確保該機構未來能更好地應對大規模健康危機。這個由英國牛津饑荒救濟委員會前執行長Dame Barbara Stocking領銜的小組指出,WHO“目前沒有能力或組織文化提供全面的緊急公共衛生響應”,它建議該機構應“進行量身定做”。

  《科學》雜志報道指出,盡管許多建議被認為是明智的,但WHO復雜、政治化的管理結構和根深蒂固的官僚主義作風,使這個經費為20億美元的聯合國機構難以改變。例如,兩個月前召開的世界衛生大會(WHA)駁回了WHO總干事陳馮富珍的提議:成員國會費增加5%。會上,陳馮富珍表示,埃博拉疫情的暴發將WHO改革進程推向了議事日程,而對該組織進行緊急變革成了首要任務。

  早在今年1月,WHO成員國就達成一致,要共同加強該組織應對突發疫情的能力。相關決議呼吁各成員國建立緊急疫情應對基金,同時為應對流行病儲備后備力量。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(CDC)主任Tom Frieden認為,“現在的WHO不是我們大家所需要的,它的很多決議是出于政治考慮而非科學考證。”

  另外,該報告的其他一些提議是由一個評估2009年H1NI流行情況的專家小組提出的,但從未被實施。

  無國界醫生組織(MSF)主席Joanne Liu表示,新報告也“可能死在紙上”。MSF在抗擊埃博拉疫情中發揮了重要作用。“眼下所有事情都掌握在成員國手中以及它們是否樂意給予WHO第二次機會。”

  WHO執行委員會在今年3月委任了一個由6位成員組成的專家小組。他們與WHO職員和外部專家進行了會談,并面見了救濟組織的代表,然后趕往受災國家考察。它調查了為何WHO直到2014年8月8日埃博拉病毒已經感染1000多人后,才宣布其為“可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情況”。該專家小組發現,對于本次疫情暴發規模的早期預警被WHO忽視,部分是因為“WHO沒有一種組織文化,支持開放高層領導和員工之間的關鍵對話,或者允許冒險”。

  此外,本地社區領導者參與過晚,在該領域部署的職員和顧問不足,而且與媒體溝通不良。

  而該報告最意義深遠的建議是,WHO應設立一個新的健康應急準備和響應中心,將WHO的疫情控制專家和人道主義援助者整合起來,目前這兩者是分開的。報告指出,該中心將由一個獨立董事會監管,并由“一個強有力的領導和戰略智囊”領導。挪威克里斯蒂安桑一家研究和顧問公司主席、流行病學家Preben Aavitsland表示,這是一個好提議。但他也警告稱,WHO官方可能會抵制該意見,因為一個強有力的急救中心會變成一個“國中國”。

  也有人表示,WHO不需要針對每次爆發都具有全面響應的內部能力。現供職于英國倫敦衛生學和熱帶醫學學校的WHO前助理總干事David Heymann指出,與擴大規模不同,該組織應更多依靠CDC及英格蘭衛生部等外部伙伴。“要可持續發展,應當將WHO外部力量也應用起來。”他說,“我反對WHO增加人員,他們只是坐在那里,等待疫情暴發。”

  該報告還強調各成員國應遵守《國際衛生條例》(IHR),其羅列了在疫情暴發時,WHO和成員國的責任。目前的IHR在2003年SARS疫情后經過了修改,更加現代化。它要求WHO成員國具有“公共衛生核心能力”,例如實驗室和受過培訓的員工等,以便發現流行病并與其作斗爭。到目前為止,193個成員國中,只有64個國家確定遵守了這些條例。該報告指出,WHO應制定方案,幫助所有國家加快發展的腳步。

  但對于那些甚至連基礎醫療服務都缺乏的貧困國家而言,說遠比做容易得多。Liu說:“有一個長長的購物清單需要落實,而且沒有優先級。”她認為,WHO應當把需求壓縮至最核心部分。Aavitsland也表示,發達國家應當幫助它們買單。

  此外,該報告還指出,WHO應處罰那些違反IHR禁令的成員國。例如,頒布不必要的旅行限制。在埃博拉疫情暴發期間,40多個國家實施了不必要的限制條件,從而傷害了幾內亞、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亞等國的經濟,使其更難以為國民提供物資。因此,報告建議賦予WHO處罰此類行為的權力,并能將情況直接反饋給聯合國安理會。

  但這就要求各國放棄一些國家權力,而一般而言政客們往往并不甘愿如此。“當前的IHR是耗時漫長的政治協商的產物,如果要修改,就需要新一輪談判。”Heymann說。

  WHO發言人則表示,“該報告的許多提議已經被處理或正在處理”。例如,該組織正在認真研討建立新急救中心的可行性。WHO的經費問題也會再次提上議事日程。“我認為,成員國的付出會有回報。”Aavitsland說。(張章)

源:人民網

    
返回頂部
江西11选5的缩水软件